我在海南唱黎歌《水满吟》

2021-04-09 12:23:42来源:海外网
生成海报
字号:

海南是我国最南端的省份,一个美丽而神奇的地方。

我于2020年入职海南省民族歌舞团,担任民族女高音独唱演员。在平时排练、演出、采风中接触并学会了一些当地黎苗族的民歌,特别是在“二零二零年左权国际民歌赛”的半决赛中演唱了一首改编自《水满调》的黎族民歌《水满吟》,受到了担任组委会主席的著名音乐学家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田青老师的赞赏。这古老的《水满调》也许就是黎族先民们经常在“三月三”这一天传唱的曲调。

谈起“三月三”,海南人没有不知道的,因为这是当地黎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,每当节日来临之际成千上万的黎族人民翻山越岭聚集在一起,祭祀先祖、纪念民族英雄,广大男女青年以唱民歌、跳舞蹈、吹奏乐器、体育表演等不同形式追求爱情自由和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清人张庆长的《黎岐纪闻》就有过这样的描述:“每于春夏之交,齐集狂野间,男弹嘴琴,女弄鼻箫,交唱黎歌”。

黎族民歌经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多种多样的民歌曲调,俗称“唱调”,不同的曲调有不同的音乐色彩,演唱者可以根据曲调的内容、场合、形式、对象、情绪、目的而选用。《水满调》流行于五指山市水满乡一带黎寨,曲调高亢奔放,适宜于山野之上高歌。另外它又属于黎族哈、杞、润、赛、美孚五种方言中的杞方言民歌。作为黎族杞歌的基本曲调之一,《水满调》现在已无法考证最初产生时对应的歌词,但可以想见,作为古越族后裔的黎族迁居海南以后,在漫长的原始生产劳动中,形成了这样一些常用的曲调,在平时劳动、恋爱、婚姻、哭丧、祭祀以及路遇问候、迎客送宾等场合配以相应歌词,随编随唱,以歌代言。

1617943731144189.jpg

如果把南渡江喻为母亲的怀抱,那么五指山绝对是父亲的脊梁。五指山这个地方“九分山、半分地、半分水”,属山地气候,昼夜温差大,位于热带雨林腹地。水满乡就坐落在海南省中部五指山主峰脚下,是全岛海拔最高的乡镇,这里空气清新,抬头既可见云雾缭绕的五指山,是黎族和苗族杂居的少数民族乡镇,民俗风情十分浓郁。“水满”在黎语中的含义是“非常古老,至高无上”的意思,正如她深藏于五指山谷之中的纯美山水与黎族风情一样,神秘、高贵而古老,亦如她“海南岛海拔最高的乡镇”独特的地理位置,至高无上。刚解放时,水满乡一带的人民都还处于刀耕火种的时代,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住在山里面的人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。长期以来闭塞的交通使不同地域的黎族之间交流甚少,千奇百怪的峡谷风光,多姿多彩的黎族风情,孕育了《水满调》这样独特的曲调风格。

黎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,这样音乐、旋律便可能是其传播文化、交流思想的主要途径,它根植于民族的沃土,与黎族人民的劳动生活、社会民众和居住的地理环境紧密关联,表现出鲜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。《水满调》通过改编,在保留其原有风格的基础上,又为其注入了新鲜的活力与时代精神。由原来的口传心授发展为现在有谱、有曲,有网络视频,使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这传统古老的曲调。起到了对传统黎族文化保护和继承的作用,同时也丰富了我国的民族音乐宝库。

黎族传统的民歌口语化特征明显,很少有关联词语,往往都是群众随口而出的俗语,通俗易懂,明明白白,不雕琢,不粉饰,朴实无华。但是,通俗并不等于内容肤浅,也不等于干巴巴,枯燥乏味。经过时间的积累、岁月的打磨再加上现代人文化素养、音乐审美、创作水平的提高,有些歌词已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文学水准。

《水满吟》这首歌曲的歌词分为三段,第一段由“五峰哎”引领“五峰雾锁欲暮霭,苗女绣吟溢满怀”,“黎哥哎”引领“黎哥醉唱情何处,伊人含羞入梦来”。中间一段为黎语发音,描述了海南黎族古老的传统节日“三月三”时篝火泉边生,歌随酒飘香,情浓舞轻盈,你绣婚饰凤凰舞,我织筒裙神鸟飞,呢喃到天明的欢乐场面,共七句,字数大概为六六七六五五六五。第三段反复第一段的歌词。用黎语唱的黎歌,习惯称为传统黎歌;用海南方言唱黎调,习惯称为汉语黎歌。传统黎歌保持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浓厚的古风。因为黎语的语汇较少,一词多用,语法上与汉语有较大的差异,并且黎语中很少有汉语常用的关联词语,凡用关联词语的地方,一般都省略了。有时一个音节所包含的内容,并非一个汉字所能代替,因此,黎歌译成汉语(文)时,一般都是意译。三段歌词,采用汉语和黎语的结合也是这首歌曲的一大特色。既原滋原味又有时代特征,便于传唱,创造性地发展了黎族的特色文化。

1617943760140929.jpg

传统黎族民歌的演唱在民间可能有好听和难听之别,但没有业余和专业之分。唱歌已融入了黎族人民的生命,是其寻找寄托与慰藉,满足精神需要的手段,人人能唱,随时能唱。他们常说:“旧社会我们一无所有,山歌就是我们的全部”。人们往往追求歌曲的数量、曲调的种类的多样,以便在各种场合赢得美誉、获得快乐,但基本没有科学发声、合理运用共鸣来美化声音,增加声带机能以延长歌唱生命力等概念。所以,传统的《水满调》发声基本上都是纯自然的以真声为主的原生态唱法。

这首歌的发掘者之一是五指山地区土生土长的歌手黄婷丹,在经人介绍随其学唱这首歌曲时了解到黄婷丹自小酷爱民歌,经常跟老艺人学唱,掌握了大量黎族民歌曲调。后来进入专业歌舞团、参加比赛,又在高校进修声乐表演。我在演绎《水满吟》这首歌曲的时候以真声为主,自然顺畅,音色不用过多调整,呈现古朴自然的感觉。同时,随着旋律变化、音域的升高,又自然的加入鼻腔和少量头腔共鸣,顺其自然地形成了一定比例的假声。在开头部分注重抒情,气息运用平缓,在音域转换时用真假声结合的方法加入些气息和位置的对抗。中低声区柔和、甜润,高声区雄劲、高亢。不刻意追求声音以外如口腔大小形状等外在方面,将真、假声、气息、共鸣自然的结合,达到默契平衡,依字行腔、以情带声、声情并茂。正如另外一首黎族民歌中的唱词:“山歌本无句句真,声声句句都是情。”民歌都是有感而发,自然便是情感最直接、最生动的表达。

黎族历来以“能歌善舞”著称。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人们感于哀乐,缘事而发,引吭高歌,创作了浩如烟海,异彩纷呈的民歌。《水满调》就是其中一朵绚丽的奇葩。《水满吟》通过对古老曲调的改编和制作保护了面临失传的民歌艺术形式,让原生态民歌能够与时俱进的展现在人们面前。作为海南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要运用自身所学,深入民间积极探寻、抢救、保护当地的民间歌曲,弘扬、发展优秀的传统文化,创作、演唱更多好的作品,让黎族文化走向更远,促进我国民族团结,汇聚民族精神力量。(文/张泽艳)

1617943780649803.jpg

张泽艳,山西晋城人,民族女高音独唱演员,海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,三亚市音乐家协会会员,三亚市人文地理学会副秘书长。2012年考入山西省歌舞剧院,2020年入职海南省民族歌舞团,中国民主同盟盟员。2014年荣获山西省政府舞台艺术最高奖“杏花奖”,2020年荣获左权国际民歌赛铜奖。(图文整理/侯煜佑)

责编:叶壮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