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水平谈对联

2020-12-25 17:06:05来源:海外网
生成海报
字号:
摘要:对联,正如律诗一样,有高下之别。但更重要的是,契合自己心性和志趣就是好的。

爆竹声中一岁除,

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千门万户曈曈日,

总把新桃换旧符。

这是宋代王安石的《元日》绝句,可知宋代已经流行在大门上贴对联。桃符一说是神荼、郁垒二神,以驱鬼邪。后来直接写成汉字“神荼、郁垒”,贴于左右门上。桃符也是春联的代称,如陆游的《除夜雪》句:“半盏屠苏犹未举,灯前小草写桃符。”再后来,春联的形式进入了文人的书房,成为“言志”的雅玩。

1608787658101332.gif

徐水平  王安石《元日》 2020年 

其实,在诗词歌赋中,联句、对仗早已有之。律诗中的第二联、第三联多为对仗的联句,如杜甫的《秋兴八首》之八有:“香稻啄馀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”杜甫的《绝句》:

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

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

上联和下联都是绝佳的对仗。

绝好的对仗为诗词歌赋增色,联句从诗词歌赋中独立出来,加上书法艺术,实用且雅致,难怪文人高士精于此道,乐于此道。

对联的对仗,从技术上说,是词性、词义、平仄的对仗。我国是一个诗性的国度,在这一方面已经很成熟。如《蓑翁对韵》:“天对地,雨对风。大陆对长空。……”《声律启蒙》:“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……”对对子在古代社会是学子的语言训练游戏。

1608787749361028.gif

 徐水平  杜甫《绝句》 2020年 

从道的层面说,无非是阴与阳的对比与联系,所谓“一阴一阳之为道”(《易经·系辞》)。

有对比又有联系,方能称作对联。在对仗的词义之间,形成了一个丰盛的意向空间,如“天对地”,则天地之间才是无垠的现实世界。正如黑与白之间,有着无尽的、难于言状的灰度空间一样,给人以想象、再创造的可能。

对联,正如律诗一样,有高下之别。但更重要的是,契合自己心性和志趣就是好的。

至于书写对联的书体,以草书为之者不多。今以草书敬书前人联句,虽正心诚意,难免鄙陋。平添赘语,就教大方。

附:

徐水平,字洊至,号维心、云梦生。斋号苕塾、一贯堂、兑园。1963年出生于湖北云梦县,毕业于中原工学院(原郑州纺织工学院)。1996年至1997年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学习美术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课程,跟随郎绍君、林冠夫、陈绶祥、王镛、邓福星、水天中、顾森等老师学习了中国文化、中国美术史、美学等课程。2004年至2007年,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师从于山水画家满维起先生,学习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和中国美术史,毕业论文《王原祁的笔法与义理》,获美术学硕士学位。2009年至2012年,师从书画家范曾先生,学习中国诗学、中国美术史及中国画创作。博士论文《中国诗画的思维方式》,获艺术学博士学位。

2010年来中国国家画院工作,策划电视专题片《水墨年轮》和大型系列美术专题片《岁月丹青》。现在中国国家画院创作研究部从事艺术品收藏、美术史研究和诗书画创作。

(图文整理/张婧)

责编:王瑞景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